澳门新葡亰娱乐场-www.457.net-平台注册

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子成媒 > 大结局 一江春水 下

大结局 一江春水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薛涛薛先生沾琉台设宴之后沈拓私下就特意的来找过一次赵卿欢,对秦家娘子是满口赞许的。而秦家呢,即便和吐突承璀是同一阵营的,但一宅几门的心思都在官道儿上,这就注定了他们必须是以皇上马首是瞻的。结果便是可想而知,不过短短三日功夫,秦家便点了头,指了衙门的媒官登门沈府去和沈拓互换了庚帖。 不过相比秦、沈两家的顺利,文家和江家这儿却生出了一些别扭,可偏偏因为皇上亲自点了头召了霍晏,所以赵卿欢对文家和江家的事儿已经变的不那么关心了。反倒是东方旬,因为连着十多日的接触,和江小四郎成了射猎之友,私下竟能时不时的聚在一块儿,不谈媒妁,只约骑射,倒也是有说有聊称兄道弟的。 只是他们之间的这份交情,赵卿欢却没时间多去揣测一二,因为自从她答应了东方旬接手了一息阁分阁的事儿以后,她整个人就忙得昏天暗地恨不得生出了三头六臂才好。这搁在以前,赵卿欢是想都想不到,她身在长安,不为媒官,竟也能忙到脚不沾地的程度。 话说这日,宋瑶悠哉悠哉的独自晃来了长安县那座赵卿欢置办了没多久的宅子,可这还没到门口呢,她就瞧见了宅门外那乌压压的一串队伍。 宋瑶见状一愣,使劲的踮着脚透过攒动的几十颗脑袋向里瞧去,这才好不容易看到了挡在门口尤显弱不经风的小梁子。 而就在这时,正好从偏门出来送客的染婳眼尖,一下子就瞄到了站在人群中翘首踮脚的宋瑶,便是二话不说的挤了过去一把将她大力的拉进了门。 “我的怪怪,这是在干什么?”宋瑶心有余悸,一边说一边抬手擦了擦鬓边的冷汗。 “嗐,宋娘子别提了!”染婳一听就直跺脚,“这按理说皇上去年颁的婚配令到了今年六月不是就到了期限了吗?结果娘子您也知道,皇上一纸追令下来,这婚配令的期限又无端端的延长了半年,所以十一郎他们的分阁简直就是算着时辰开的张,硬生生把我家娘子给拖下了水!” “啊!”宋瑶闻言咋舌道,“门口杵在那儿的那些人全都是来请媒的?可不对啊,东方旬他们不是从江陵府来的吗,按说在长安城应该没这么广的人脉啊,且这宅子又偏,便是我今儿都差点走岔了道儿,外头那些挤着头想进来请媒的人又是怎么知道这儿能说私媒的?” “拜了裴苑和连贺所赐!”结果宋瑶话音刚落,那一头赵卿欢的声音就有气无力的从后面飘了过来。 宋瑶一听恍然大悟,却不好当面直直的笑出声,只能憋着笑意佯装一脸严肃的看着赵卿欢道,“那我今儿可来的不巧,我本来今日还想来讨杯茶喝呢,可看看外头那光景,我估计你一会儿连午膳能不能正点儿吃上都难说。” “还午膳呢。”赵卿欢难得的翻了个白眼,“我连早上都只匆匆的塞了一块饼,这会儿饿的已经连提笔落字的力气都没了。” “娘子且等等,我马上去给你下碗面。”染婳闻言自然不敢耽搁,便是一边懊恼的跺了跺脚,一边转身就冲进了左侧的小院儿。 “哪儿能忙成这个样子?”宋瑶这一句问的是真好奇,“按说就算是皇上下令延长了婚配令的时日,可其实如今长安城里谁不知道皇上颁的这婚配令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儿小,即便有谁回头真的到了年底还不曾有婚配,皇上也不会真抓了人押去大牢做苦力啊。” “呵,若只是因为婚配令自然来不了这么多人,偏人十一郎豪迈阔绰,这私媒宅子刚开,人就各路放话,头一个月凡登门请媒者分文不取。天大的便宜啊,若家中正好有适龄的郎君娘子,此时不待更待何时?” “分文不取?”宋瑶微微吸了一口气,“十一郎好大的手笔啊,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人说了,即便是酒香不怕巷子深,但前提也要让人家知道这巷子里的何处在卖酒。”赵卿欢捏了捏有些发酸的手腕,终于招呼宋瑶进了偏厅落了座。 “这又是哪门子歪理?”宋瑶这下真被逗乐了,“我看他是好不容易逮着你这么好的一个冰人苗子,那是不用白不用啊。” “哈……”赵卿欢冲她干笑一声,瞪着眼道,“我瞧着你今儿来不是来跟我讨茶吃的,你压根儿就是来数落我的吧?” “我哪儿敢!”宋瑶一听连忙摇头摆手道,“我今儿是想来告诉你……霍郎他……已经在回城的路上了。” “真的!”赵卿欢一听自然是格外开心的,“本来这事儿是皇上点头的按说也没什么咱们能操心的,可如今知道他已经启程回来了,总叫人更放心些。” 宋瑶笑着点了点头,不由感叹道,“一直到这会儿我才能感觉出之前云娘子想由衷谢你的心境。” “这是哪儿的话?” 可宋瑶却执意道,“赵卿欢,你只要知道我心中是有千言万语想感谢的,你放心,以后若你有什么用得着我或者要我出力的地方,我一定毫不含糊。” “这事儿你还是得谢谢梅九郎,我不过就是在中间帮他传了个话儿,可不敢领这么大的功劳呢。”赵卿欢直言说到。 “梅公公那儿我当然要去谢的,可如今公主也不在了,我便也不是那么好能随意进出皇宫了。”宋瑶说着说着语调就缓了下来。 可就在这时,门口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轻笑,而正当赵卿欢和宋瑶不约而同转头看去的时候,梅遇笙的声音已先一步灌入了两人的耳际,“这是暗地里在编排我什么呢?” 宋瑶一愣,脸不由的微微有些发红,“公公这话调侃的,我和卿欢正在说要如何的好好谢谢公公您呢,哪儿是编排!” “霍晏已经启程回长安的事儿你知道了?”梅遇笙一听就知道宋瑶谢的是哪一桩了。 “对,我是昨日收到他的信的,他说这信是出发以前特意去驿站寄的。” “恩,若是路上顺利,估计八月初他应该就能进宫了,你们放心,这事儿皇上心中有数。”梅遇笙一边说一边弯腰端起了赵卿欢手边那杯已经冷掉的茶一仰而尽。 不过正当他搁下茶盏想开口说话的时候,染婳正好端着面走了进来。 一见堂屋里竟忽然又多了一个梅遇笙,染婳一愣,步子就顿在了原地,随即小心的问了赵卿欢一句道,“娘子,您在哪儿吃?” “瞧我今儿选的这个日子真是不妥,不然我先走了,顺路回去刚好还能去西市转一圈,等过了这个月你这儿不是这么忙了我再来找你。”宋瑶闻言看了看赵卿欢,然后连连起身准备告辞。 “阿瑶。”赵卿欢见状喊住了她,“过两日我和素素去你那儿坐坐,你之前说要和素素学画,这事儿素素一直念在心上,无奈我这阵子实在忙得抽不开身,若你着急……” “不着急呢。”宋瑶笑着打断了她,“学画这种事儿什么时候都不晚,你这儿忙得也不过就是一阵子,我一个闲人,天天在家,随便你和云娘子什么时候过来。”她说着便恭敬的冲梅遇笙行了个虚礼,然后又对着赵卿欢微微一笑,随即便转头先一步出了堂屋。 赵卿欢一直目送着宋瑶,直到她的身影翩然的消失在了堂院的回廊处后她方才缓缓的收回了视线。可不等她回神,梅遇笙身上那股子惯有的沉香就扑鼻而来,紧接着,梅遇笙的唇便侵了下来,瞬间俘获了她所有的气息…… 赵卿欢当即脑子一懵,瞪大了眼睛惊慌的就想喊,却被梅遇笙伺机长驱直入,连带着环在她腰身的手都收紧了好几分力道。 赵卿欢吓得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直跳,根本没有心思好好享受这难得的温存,竟是使出了好大的劲儿伸手抵住了梅遇笙的胸膛,一下子就把他推离了自己。 “你……你这是……有人瞧着……”看着梅遇笙那一脸戏谑的笑意,赵卿欢只觉得脸颊烧的慌,连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哪儿有人?”可梅遇笙却撇了撇嘴双手一摊,故意环顾了一下四周道,“不过你若再不动筷的话,面倒真是要凉了。” 赵卿欢闻言猛的眨了眨眼,这才发现染婳不知在何时已经退了下去,周遭静悄悄的,隔空还能听见院子里风过树梢的“沙沙”声。 知道自己明着又被梅遇笙调侃了一把,赵卿欢气的狠狠瞪了他一眼后便是目不斜视的跪坐了下来,端起了碗拿起了竹箸就开始吃面。 可梅遇笙见状却不依不饶的坐在了她的对面朗声笑道,“诶……你这样就不对了,说起来宋瑶的事我这儿也是费神出了一些力气的,连宋瑶都知道要来登门道谢,我这儿向你收点息子难道不应该吗?” 赵卿欢一听差点把刚入口的面喷了出来,这好不容易连呛带噎的咽下了面,却是还不等她说话呢,梅遇笙又截了她的口。 “诶,所以人善被人欺……哎呦!君子动口动手!”不过这一次,梅遇笙才开了口,赵卿欢手中的筷子就毫不留情的直接敲在了他的头上。 “君子?公公哪儿有一点君子的模样!”赵卿欢瞪着梅遇笙冷冷一笑,忍下了再敲他一下的冲动。 “之前不是,今日……可算是了!”可忽然,梅遇笙的声音就沉了下来,连带着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是一副认真到几乎是有些严肃的神情。 赵卿欢心中微怔,连面都忘了吃,“你……今日和皇上说了?” 梅遇笙闻言嘴角微扬,伸出手轻轻抚过了赵卿欢沾了面汤的嘴角,然后缓缓点头道,“恩,今日和皇上说了,皇上内召已下,虽不过就几个人知道,可从今日起,我就已经不用继续留在宫中侍候了。” 赵卿欢闻言,心中忽然百感交集,忍了好半天终还是笑出了声,“没想到皇上竟会这么轻轻松松的就放你出了宫。” “这有什么想不到的。”梅遇笙柔柔的握住了赵卿欢的手道,“秦家和沈家的好事将近,吐突承璀心里明白,最近一个月动作已经小了不少,皇上自然就看在了眼中,而且……你也知道,下月初顾容云就要迎娶严家娘子了,一旦两人完婚,皇上就准备把顾容云调离御史台放入户部,户部是个大摊子,一旦顾容云能做出一点成绩,以后一定还能再往上走的,只要严尚书聪明一点,顾容云这辈子就算是平步青云了。一个名正言顺的顾容云,总比我这个半吊子的小太监要能派的上用场的多咯。” “顾……”赵卿欢闻言嘴角微微一沉,“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顾大哥了。” “你若想见,我随时帮你安排。”如今面对顾容云,梅遇笙早已经没了当时的那种忌讳。 可赵卿欢却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旁人只能看见他的步步高升,可其实我知道他心里一定还是放不下的。说起来我现在也不太敢一个人见他,一见他我总会想起衡阳公主,若说不怨也是骗人的,毕竟他这青云之路,其实也是公主牺牲她自己换来的,但……公主用情至深,顾御史的事儿,确实也像她会做的决断。既然这本来就是公主的意愿,那咱们做外人的又有什么资格去品头论足呢?” “你能明白就好。”梅遇笙用指腹揉了揉赵卿欢的手掌心,“高处不胜寒,说顾容云是平步青云没有错,可他以后但凡走错一步那就是万劫不复,这条路其实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容易。” “诶……富贵有天,冷暖自知。”赵卿欢冲梅遇笙温柔一笑,忽而眉眼一亮,愉快的说道,“既然你从明儿起就不用进宫了,那我这儿是不是就能把事儿分给你一些啦?”她说着抬手指了指门外道,“大门口的人你也看见了,十一郎的用心是好,可是我也并非三头六臂,这才几日的功夫,我就已经忙的不可开交了……” “这个你别急,揽事不容易,可要做甩手掌柜却没什么难的。” “啊?”赵卿欢一听傻眼了,“甩手掌柜?” “是啊,咱们接下来要忙的事儿可多了,哪儿有这个闲工夫杵在宅子里天天帮人请媒配对的!”梅遇笙说的一本正经的,紧蹙的眉头都快打成结了。 “我们……要忙什么?”可赵卿欢却有些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他所云之意。 “咱们?”梅遇笙嘴角一勾,“明儿咱们应该先动身回一趟江陵府,和你师父坦白一切,让她老人家给择个良辰美日,我好让外祖母出面上门向你师父提亲啊,顺带还要把一息阁和旁支的事儿捋一捋。” 赵卿欢一听不由瞠目结舌道,“哪儿……有这么赶的……” “赶吗?”梅遇笙见她一脸失魂的模样不由就笑了出来,“不赶啊,你瞧,下个月是顾家和严家的喜事,沈家和秦家的事儿是由皇上亲自择的日子,定在了八月初八,再往后就是文家和江家了,虽然现在看来两家还没有完全谈拢,但其实成亲之议大体也是定了的,这即便咱们和文家不熟,可这些日子以来,十一郎和江栩走的近,许这事儿啊十一郎最后也是脱不开面子的。还有就是明柳放话了,十月二十迎娶素素,这一桩你总是要去的吧,想你之前还说是素素的娘家人呢,回头素素若要嫁人,你里里外外不得忙上个把月?这一忙就到了年底,若是霍晏在户部一切顺利的话,那年底也该能见一见分晓了,明年年初有直官选试,他若能考上,也算是个正经的户官了,宋家即便再有借口,可碍着皇上的面子,宋三郎也是必须点头的,那明年开春,宋瑶和霍晏的好事也就快了。”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梅遇笙脑子里是真的门儿清的,“所以你说快吗?真一点儿也不快,咱们后头还有裴苑和连贺呢,你也不好意思让他们两个等咱们太久吧?” “哪……哪儿有你这样算的!”赵卿欢闻言一心想反驳,可一时之间竟语塞无言,一点儿也找不出能反驳梅遇笙的点儿来。 “小欢,别让我等太久。”看着赵卿欢顿时又涨红了脸,梅遇笙只觉得心里满是欢喜,“我在宫中耗了这些光景,一遇到你就觉得全是可惜。若当时我能早些遇见你,许现在也不用费尽心思想要如何去把自己真实的身份告诉外头那些人了。是,有些人是可说可不说的,但我不希望别人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的,且咱们还要顾着宫里头的颜面,所以后头的事儿只会麻烦不会简单,咱们肯定是要着手去做的,那就先从你师父这儿开始好吗?” 要说赵卿欢不感动是假的,面对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梅遇笙突然这般正经的和自己这样直言肺腑,她忽然觉得连肚子都不那么饿了。 “所以你都计划好了吗?”其实赵卿欢喜欢这样的感觉,以前在师父和裴苑面前,她都是那个故挑大梁的人,但身为小女子,若身边能有一个一直替你出谋划策的人,那便是一种福气。 “自然,回头见了苏先生,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会和先生好好解释的。”梅遇笙伸手点了一下赵卿欢的鼻尖,满眼的溺宠。 赵卿欢闻言便郑重的点了点头,忽然反手握住了梅遇笙宽大的手掌,缓声道,“那如此,明日一早我便随九郎回一趟江陵府。” 其实,人生在世,如她和梅遇笙这样,初见成了冤家,再见彼此暗斗,三见微动私心,倒真是格外的美妙。 以前,她总觉得长安是块福地,可现在赵卿欢却觉得只要梅遇笙能陪在她的身边,不论身处哪儿,对她来说都是福地。 这往后的路,正如梅遇笙所言,他们要面临的事儿还有许多,但她相信只要有梅遇笙在,很多难事都会迎刃而解的。 这,就是她和梅遇笙的缘分,正是——此情唯重,请君深念,但求白首,此生不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